鑫创者 游戏 萧瑶萧绾穿越小说讲述的内容

萧瑶萧绾穿越小说讲述的内容

南昭长公主萧瑶,传言所到之处寸草不生,遇谁克谁,这座国家都给她克的亡国之祸了。好吧,她知道,这也一项技能。但是,怎莫在那家伙身上失灵了?不行啊,她要将克夫参与到底!北周天纵奇才,腹黑无比的清王爷捏着萧瑶的下巴邪肆的笑道”为夫是虐人体质,阿瑶,你开心高兴就好–不过真相是……清王府中:某公主:哀哉!嫁给别人难,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某王爷:少废话,拿命来!某公主:生命诚可贵啊!王爷,卖萌装可爱行要不?

001亲事

好疼!撕心裂肺般的疼痛涌来,让萧瑶觉着透不过气来。

周围传来一阵阵的嘈杂声,她心头一惊忙睁开眼了眼。

目光所及处也是大红色,雷鸣密闭的空间略略左右摇晃,四角的装饰让萧瑶懵懂的眼睛一下子瞪圆了

等!她怎摸在这种古代订亲的喜轿里?

她是Z国南方三个隐藏在缉毒战线上的警花卧底大毒枭身边三年结果第四次抓捕行动中被毒枭一枪砍死。但是现在是个有什么情况?

此时外面嘈杂声越加洁晰的到了了萧瑶的耳中。

“听说了吗?咱马车里这一位当然命中等级克夫?”

“可并非嘛,都克死了九个附马爷了,如今竟然来祸害!咱家王爷!”

“听闻这位公主行事荒唐至极,极为比较喜欢男色?”

“是吧,要不是喜爱男色,宁肯用城防图换咱家王爷的出浴图……”

“禁声!别命了吗?该说什么是我不该说什么都不晓得吗?白白给咱家王爷惹事儿!”

四周的议论声霎时消失得无影无踪,而后却有人不死心道:“难不成咱家王爷该受这委屈?

“笑话!咱家王爷岂是那种被人随意地接得得的?等下瞧丁姨娘吧!那个无耻的女人今儿要想进咱们清王府的门不过没那你很容易的!”

萧瑶静静的听着轿子外面的议论立刻傻眼了,忽然胸口处的锐痛扑来,她闷哼了一声冷哼忙捂着胸口,浓得化不开的血腥味眼影开去。

陡然无数的画面像是演电影差不多出现在她的脑海中,萧瑶顿时呆在了那里。

她这特么居然还穿越文了!只不过胡家人的这些记忆的残片沙哑的,让萧瑶一时间有点乱。可肯定关系理顺了来龙去脉她不单穿到了一位公主的身上,我还是个命格极硬,逮谁克谁的亡国公主。

如今她正走在来北周和亲的路上,只不过这一出和亲的戏码,她自己略微有点看不太懂了。不论了,地牛汪下中雨说

突然轿子重重晃了看看,萧瑶忙捂住嘴了重伤的胸口,脑海中回想起起了那个有着一双潋滟凤眸的刺客,被那人狠狠的刺了一剑,她才穿到了这具身体里。

但那一双清俊的凤眸即便是动手杀人都能晕出佛陀般悲悯的神姿。

以佛的姿态砍人,她应该一次见。

真不知道原主到底是做了什么,不但家族毁灭,故国覆灭,还招惹了这么多厉害不的死对头。就算是她这羞辱的和亲路上,的要被神补刀!

马上马车停在了清王府的门口,萧瑶刚抱上了身子,便听得四周顿时阵阵哄闹,显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忙取下了盖头,微微掀开了车帘的一角看向了外面,更是眼角重重地一抽。

猛见王府门口,此时早巳经停了四抬大红色喜轿。每一抬的喜轿后面都领着几十人的迎亲

队伍。

此时四支队伍而停在了清王府的门前倒热闹非凡,比她那个正牌儿的清王妃,还有一个派头。

清王府的管家从府内走了不出来,脸上堆着了笑,大声地做出了决定道:“王爷今儿回来了别院休息调养,临走时说了,怡红院的清梅香澜坊的雅兰,天香院的韵竹,雅音阁的紫菊,四位姑娘琴棋书画无一不晓今儿特迎进府中封为侧夫人

002妻妾同进

四周立刻将视线目光一致了萧瑶处的这辆不起眼的红色马车,对这样的南昭的亡国公主有一点点的同情了。

清王爷这是厌恨极了常宁公主,要不然应该不会这样戏弄她。王府娶正妃,王爷居然回去养伤了,这也好了。一个王府的正妃竟然会要同秦楼会馆的女子亲自进入到清王府,这几乎应该是奇耻大辱!

就算正常点儿的女子,此时已经应该要滚回南昭回来,也真的是够有脸的。

萧瑶远不如看着远处那四位穿红戴绿一名身穿粉红喜服的娇娘,被喜婆们从喜轿里悄悄背了出来。

她唇角含着泛起摇了摇头其它女子又如何能负气回自家避一避,她连家也也没了,无法回去了。至少正只不过此,清王这个王八蛋才这般踩在她的脑袋上往死里糟蹋吧?

他这是在将她逼上绝路,她此时是没有了国,是没有了家,唯一能仰仗的夫君还真重重一刀刀的插在她的胸口。

“挺好的!”萧瑶明艳的眉眼带着兴奋几分清冷含霜”宇文清,你想让我死?真是对不起,老子可惜惜命的很!今儿谁骂死谁还不一定呢!”

“过来吧!”一个圆盘脸,穿着赭黄色袄褂的婆子双手双手叉腰立在萧瑶的面前,神情中隐隐地带着兴奋几分轻蔑。

马车里的萧瑶徐徐地下了马车,四周立时传来一阵阵的抽气声。

这些新娘子竟然连盖头都掀了,一身火红色嫁衣,大红嫁衣,容色极美。瓜子脸,柳叶眉,樱桃小嘴,狐狸一样细长的眼眸可爱无比。肤色宛若初雪,眉心间点菱花痣,越发添了几分风姿。

果然是南昭果然名不虚传的美人,今天倒让上京的百姓美艳了一把。

萧瑶淡淡的扫了几眼刘婆子,只这数眼,的确生生让府里头踩低就高的张婆子不禁三个一哆嗦眼底多了几分诧异。

接着张婆子敛去的脸上的慌乱,冷冷的望着萧瑶道:”愣着干什么?快下了!还我以为是在你们南昭,这儿但大周!醒醒啊吧!以后做小伏低,就算王爷也能赏口饭给你,别不知道好歹!”

萧瑶眉眼一挑,呵!自己现在活得连个府里头的下人都能啃咬漫骂了吗?

她藏在喜袍中的手狠狠的一攥,随即却抬起了几分。呢既然好戏开场了,先听听锣声况且。

萧瑶捂着依旧都有点锐痛的胸口,定了定神,缓过劲儿跑来。没有夫君出等候,就没喜娘提着.就这么大很没脸见人的自个儿从轿子里走了进去。

张婆子嫌弃萧瑶走的都有点慢,抬手便去揪扯萧瑶的衣袖,却不打算一个跟跄向后摔倒在地。

四周立时传来一阵惊呼声,谁都没想到那个南昭来的常宁公主突然之间脾气病发一踹将晋王府的人踹倒在地。

张婆子刚要开口说话却不打算脖子上微微一凉,惊慌失措的看着举起匕首抵着她脖子的萧瑶。

萧瑶唇角微翘淡淡笑道:“记着,本宫再好不好确实是这清王府的王妃还轮不出来一条狗作贱!滚。”

萧瑶言罢直站起来,抬起脚步走进了喜堂,的确心中暗暗警告自己要镇定,别惊慌,要乱中求胜。

但是她到底那就失算了清王府的行事风格此时不禁被喜厅上的一幕重重雷到了。

003陷害我还嫩点什么

只见挂满了蓝色的帐幔的喜堂正中,却规规矩矩的摆着三颗吊着红绸的猪头。

那猪头被紧紧绑在了商量什么玫红色的木板子上,上面绑着新郎官才能戴著的红绸子绢花还吓人的戴着喜冠。

围观者的人群盯着这一幕,登时笑出了声,这清王爷平日里看上去文绉绉,恹恹的,想不到欺负人的确有一套。

若真新娘子连这个都能忍了,那这清王妃就真的是个棒槌了,但是还白痴的厉害不。但听闻过南昭这位常宁公主,还真的是个只会玩儿乐,来玩男人的白痴!

萧瑶唇角抽了抽,手掌狠狠地攥成了拳。

她此时缓缓地站到了那颗可怜的猪头身旁,而后从袖间拿来一柄匕首,将猪头上面绑着的缎带砍断了去。

她将猪头上面的绸花,喜冠,一信手拈来缓缓地拿到了一边的案几上,又蹲下身子,轻轻地轻轻的抚摸着猪头淡淡地笑道:“对不住了,八戒让你领着我受煎熬了。一会我替你出了气!”

八戒?四周的人没听说过这个词儿具是很是范然,只不过看着清王妃眉眼间的平和镇定从容,一个个脸上的嘲讽倒是沉凝了几分。

一时间不过吵闹的场面,与此同时萧瑶能撑场子的独特的地方气质而又安静了几分。

此时早早被背进喜堂坐在那案几边的四位侧夫人,却也很是呆住了。这样的贱人被王爷戏弄到这些程度,为么还不吵不闹?居然这么镇定下来?

这上京若论起清王肯定是天下少见的美男子仿如谪仙下凡一样,哪个女子不动容?

她们本来是残破不堪的身子,能进了清王府便行哪里敢荣耀。都是在欢场上混工资的女人,谁都不晓得今儿这是清王想要逼疯了王妃。

她们自然也要依靠的更加卖力一点儿,说不定又能得了王爷的喜爱,以后为自己谋一面子富贵呢

是蹬上别人的脑袋上位下位的人精,这会儿不外在表现再看看,岂不是很抱歉她们曾经的头牌的名号儿?

清梅是这四个人里最八面玲珑的,此时眉眼一闪缓缓地站起来面带几位姐妹冲萧瑶笑盈盈的拜了下去。

“姐姐!妹妹们何德何能得了王爷的就是喜欢,以后还真要和姐姐在一起好好地同候王爷才是,妹妹给姐姐敬茶!”

清梅擅舞,此时会如此娇媚的样子倒是惹人怜爱。她递过了一边婆子递过去的滚烫的热茶,徐徐冲肃瑶拜了下去,那一垂眸却森冷眨眼间而过。

“啊!”清梅装作滑倒,手中端着的茶水直直朝着萧瑶的脸上泼了进来。

萧瑶唇角闪过泛起易察觉的冷哼,我勒个去啊这些卑劣无耻的伎俩,老子早在电视剧里看过了啊!电视剧诚不欺我也,她前的是追剧狂魔,现在真的是配上了用场。

清梅早已知道萧瑶不警惕她来这一出子,想一想这几盏滚烫的热茶要是尽数泼在了这个贱人的脸上能不毁容吗?

可是下一刻,她却束手待毙看着远处萧瑶突然抬腿一脚踹到了她端着的茶盏上。

萧瑶确实是南昭的白痴公主,可是却还藏几分不为人知的秘密的武功,这个使巧劲儿,这个力度也是刚刚好。

第4章004来日方长

清梅端着的一碗茶汤,瞬间全部倒泼在了她自己的脸上,只疼得她捂着脸直滚来滚去。

萧瑶眸底掠过冷芒,脸上却是一派华贵雍容缓缓拍了拍裙角,带了十二万分的歉意笑道:”对不住了,清梅姑娘没事儿吧?你是又不是实在太累,咋这么大按错了,摔疼了没有?

萧瑶缓缓地起身准备好去俯下身将疼的说不出话来的清梅扶站了起来,这样才格外她这个做正妃的大气嘛!

四周的人立刻惊到了,一边的雅兰却是眼神不由晕染效果出一抹杀意。

她暗自斥责清梅平日里看上去挺机灵,原来都是个废物。此时萧瑶刚转过身子准备着走过去,她忙抬腿一脚将前门口摆着的给新娘平添旺气的炭火盆朝着萧瑶的脚下踢了过去

这立刻倒萧瑶咋都避不开了,而后雅兰脸色更是白了几分。

那常宁公主很轻松的躲过了炭火盆,却不打算萧瑶猛地几脚踩在了她的脚上。

“啊!”雅兰的尖叫声竟然会比刚才一清梅的喊声也要惨烈无比,随即周围传来一阵阵的抽气声。

谁都就没想到萧瑶的鞋子里竟然会藏着锐利无比的匕首,对着雅兰这一踹踩开去,竟然彻底切断了她半个脚掌。

那一点血腥的味道晕开在了喜厅上,四周的人立时傻了眼了,只余下了两个侧夫人的哭喊声,更是令人觉得心惊胆颤。

一边的韵竹平素性子牙尖嘴利,点着火萧瑶训斥道:”你个毒妇!你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王爷娶了你这样的表子……啊!

韵竹突然之间嘴巴里刺进了萧瑶先前藏在袖间的匕首,那匕首刺入的角度很是灵话,就破了韵竹的舌头。

现如今韵竹比清梅和雅兰还要惨,连喊痛的声音都发不进去了。整个人跟着满身的血,直直倒了出去。

“王妃饶命啊!王妃大爷饶命啊!!奴婢也为求自保受了王爷的叮嘱才来给王妃找不很痛快的,奴婢这就滚!这就滚!”

紫菊此时哪里还敢趟这浑水忙朝前退走躲避萧瑶,还真撒腿脚丫子就跑,这哪儿是给清王妃找不痛快,她们今儿这是嫌命长。

紫菊只不过跑的慢,可惜从裙角处应该渗不出来一些作呕的尿液,萧瑶望着她狼狈不堪逃遁的背影倒唇角微翘,随即亦是回过头脸看向了早惊呆了的围观人群。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鑫创者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ongqingji.com/2705/

作者: songqingji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5232265255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09689352@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