鑫创者 教育 穿越女尊之最美丞相讲述的故事

穿越女尊之最美丞相讲述的故事

穿越类女尊之最美丞相

大家好,我是小碟,今天给大家推荐三本女尊文。

第一本:穿越女尊之最美丞相

十分精彩部分:

消褪喻初大部分的衣服后又从空间里掏出一床被子盖在他身上,

搭好两个简易工具木架,她把喻初的衣服放进上面烤着。

突然之间听到喻初的病,她冲到喻初旁边为他把了帮一下忙脉,

以前她也有从空间里的医书读高中过她也诚恳拿医书和古代和现代医书差别不大过,发现自己这医书都是一宝贝,但她巳经在惊讶了。

“想不到第一次治癌症应该在状况下”把完脉后杨馨大致很清楚了他的情况,

他这是重感冒,接着又在空间里鼓弄了帮一下忙,再次满意的拿著不能找到的感冒药进去了。

“是为你我但是把家底儿都掏出了,怎么办啊?你以身相报吧!哈哈哈哈……”露骨的让人哑然到了极点,

好在她还叮嘱喂喻初吃西药。

“你一定饿了吧,放心,有姐在你绝对饿不死就行”今天的杨馨肯定会是中邪了,

她从空间里拿出一碗洗好的米,个小煮锅,放在架子就煮起粥来。

一会儿香气就传了不出来,她盛好粥放在旁边旁边凉了一下,见喻初才刚醒来后的迹象就过去叫他

“小初,小初,起床啦,先起来吃点儿东西再睡”

也许她都没突然发现自己连称呼都改不了,眼中更是盈满温柔似水。

“嗯……怎么了吗?”

“乖,先喝点水再睡”杨馨像哄孩子象温声细语,而喻初怔住了,

‘她好温柔无比,向来没有人这样的话对我,这是梦吗?’

“这是怎么了,哝,赶快吃,吃过睡个觉就完了”杨馨我以为他还没有几乎清醒着,

“嗯……”喻初声音抽泣,但心里却很感动,很暖。

“我……我……衣服……”都还没感动地完就呆呆的的又看了看自己伸出的手,

‘不出他所料,衣服不见了’,喻初只总觉得脑子帮一下忙就清醒了。

突然之间,他当即整个人拱进被子里,只感觉所有的人都“熟了”,

“呃……那个……咳咳,小初,我是怕你病情更相当严重,因此……咳咳……我就脱了你的衣服,嗯……你别发脾气”些不自在的突然开口解释什么着。

第二本:女尊之朕很中意:陛下不要跑

精彩点部分:

“哼,你这个好好地活着浪费了空气,死了浪费了土地,半死半活白白浪费银子的家伙,”那个浓妆的男人说了一句让时薰彦的很面熟的话。

在二十一世纪,这句话很清楚的人特好多,不过也有人经常这样不是说过时薰彦。

“娶李翠也不是非常好吗?你去看看你,体质孱弱,脑子都不管用的,能嫁出去后就比较好了,而且人家李翠肯定县主女儿。”

那个浓妆艳抹的男人不再说,脸上跟着悲戚的表情,像是一心在为男子私心。

“别,小夜别,小夜有喜欢的人了,父亲说过了,小夜要嫁的是自己喜欢的人。”

地上蜷缩着的男子突然抬起头来。

时薰彦吓得包子都掉了,那个人不就是那天遇到的白君夜。

时薰彦又忽然间记起凌熙枫在她赶到皇宫之后说的话。

那天在枫林。

“小彦,你这次出宫要千万小心……”凌熙枫抱着时薰彦说。

“啦好啦,我明白了啦。”时薰彦叫住了他的话,紧地的回抱住凌熙枫。

“还有一个,假如遇见了白君夜要好好地的真诚对待他。”凌熙枫沉思了再看看,终于应该淡淡的苦涩地说了不出来。

“我想知道为什么?”时薰彦楞住了。

“因为我是巫师,我是让你返回到前世的人,是因为白君夜就是你这一世的情人之一。”

凌熙枫声音带着兴奋沙哑和压抑。

“什么……意思?”

时薰彦只觉得自己的脑袋转不上来了。

“这一世的时薰彦有五个爱人,白君夜是其中一个,而这五个人里面……也没我。”

凌熙枫忍不住哭啊不出来。

“你最好别玩笑,现在我不是重生回到自己这一世了吗?”

时薰彦总觉得脑袋突然之间炸开了,脖子上面滚烫的泪水火焰燃烧着她的心脏。

“这五个人,是你的不可避免地的,他们的身上应该有个灰色的印记,印记形状和你背后尾椎骨上面的胎记一样。”

凌熙枫眼神空洞,泪水像阀门坏了的井。

“请等一下,你怎么知道我尾椎骨那里有胎记?”

时薰彦傻不愣登地问了一句。

凌熙枫刹那间破涕为笑,耳尖也红了过来。

他才绝对不会告诉时薰彦他乱看她洗澡好。

“这不是重点,上重点是你刚才出宫要去可以找到他们并破坏他们,他们在你的前世替你死去了太。”

这一点,是凌熙枫自己都自愧不如的,他们五个为了时薰彦,死去了尊严、家人、友情、亲情、健康最好、贞洁。

所以才,凌熙枫觉着自己不应该很自私,因此他把这一切提醒了时薰彦。

时薰彦不你记得自己是咋样拉开门凌熙枫来到枫林外面的。

来到现在。

时薰彦盯着那个浓妆艳抹的男人责打白君夜,还想要把白君夜买给别人,心里面的怒火燃烧殆尽九重天。

她想也是没有想就然后下树,冲到白君夜面前,一把扯住那个浓妆的男人的鞭子。

“你!你是谁?”男人看自己的鞭子被拽住,心里面特别气恼。

“我是你爸爸!”时薰彦特别霸气地说了一句,接着把男人踹跪倒在地在自己面前。

“快一点啊,叫爸爸。”然后再蹙了蹙眉看着远处他。

男人虽说可不知道爸爸是什么东西意思,不过直觉告诉他,这不是三个好词。

“你!”

时薰彦嫌弃过地看了他眼,后再小心地地扶起白君夜。

白君夜在时薰彦上来的时候就闻着了那股熟悉的味道。

“妻主。”白君夜仿似看见了救兵差不多,可怜兮兮地看着远处时薰彦。

但是只不过此时他的脸上脏兮兮的的,还有一些疤痕,所以我感觉起来都有点恐怖。

第三本:我娶了女主她大老公(女尊)

精彩点部分:

说睡就睡,祁妙也不是说假的,确实房间里有个陌生人没法睡着,不过忙了好些日子,再算上把对方当做室友结束后,闭着眼一动不动的,逐渐地地可不知道在什么东西时候,就真有睡着觉了。

只带走了烧着红烛的房间里,靠坐桌子边纹丝不动的莫铭,坐了许久,久到身上那仅剩的一点热气都被寒冷的的冬夜也给弄走结束后,才忍不住死死地盯着江雨晴看了许久,看见对方应该安安静静地,极为规矩的睡姿后,才悄捏了捏的站回身,下了床的扶着床边的支架,冲过了祁妙,躺进了温暖的被窝。

只不过他另一个女尊世界的男子,在这个下怎末很可能睡的好,一时间又是脑袋脑袋放空,记起了曾经的前世,他也曾期待中过自己的婚礼,期待过这个人给自己许下的“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美好的感觉承诺。

可惜听说后来……大都谎言,也是忽悠人的……

女人的嘴,骗人的鬼,他依旧不可能像前世现在这样傻乎乎的掉进女人线织的谎言里,即使身边的这种人是自己好说的正人君子确实是完全不一样的。

慢慢的默然的望着床顶上帷帐的花纹,数着上面的一针一线,睁开到了天亮。

待到天朦朦亮的时候看见了了身边的人突然之间有了动作,才立马闭眼睛,装作若无其事熟睡中的模样,竖的耳朵非常灵敏的默默的听身边人发出的声音,猜测着对方的一举一动,要是她有意图不轨的行为,就立刻还手。

捏了捏袖子里被体温捂得暖暖的簪子,莫铭心里又一次略为放下心来过来。

这边祁妙醒了结束后,略微皱眉,下意识的揉了揉眼睛,昨晚上睡觉太晚了,睡眠不足,会造成现在她精神不振。假如又不是今天另外要要做,她肯定会会在赖在床上不出声。

默默地的从床边的座位上扯过自己的衣服,能熟练的在被窝里又开始穿衣服,还没把自己裹得也差不多了,才从温暖的被窝里回身飞快的脱下外套,看见了莫铭还在睡,当即放轻了自己的动作。

这个被窝穿衣服的技能,可是冬季想懒床的人最熟练的掌握的技能了,奕瑶也其中之一。

想看其他类型的书单推荐,也可以然后点击上方头像,关注小碟,十多年书龄,每隔一天推荐一下超好看的小说,让你这一世道别书荒!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鑫创者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ongqingji.com/2751/

作者: songqingji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5232265255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09689352@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