鑫创者 教育 唯愿爱你在身边小说讲了哪些内容

唯愿爱你在身边小说讲了哪些内容

唯愿爱你在身边小说

5.《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作者:吉祥夜

简介~

凌爵极尽叼难,“恶婆婆”刻意挑拔,大伯小姑掌掌使尽,她从不放在眼里。

“如果相爱不能相爱相守的人多了去,就没爱情的婚姻不在少数。”

她不信过不下去!

然——

她和他的初恋同样的落入水中,而他想也不想救起初恋任她差点没溺死,一颗心不一片平静了。

不磕碜矫情做作,她那着两样东西放他面前:离婚协议和老鼠药。

“不签,我天冷会整死你。”

三个月后,她再婚,前夫来捧场,送过来两样贺礼:那支录音笔,两张结婚证。

“老婆,重婚罪可不轻。”

片段一:

六月,留学生去美国高峰期,以及常期在国外,归国还得被迫无奈去相亲的“砖”业户,歪瓜裂枣看太大的陆一,在小区里有个的很好的未满18周岁小兄弟叫盛星,这莫逆之交有着太特别杰出的爱好平时一同吸烟在一起打英雄联盟.

盛星,16岁,高高瘦瘦,穿着非常潮流,以往最爱在并不陌生女生旁边唱着“一个人失眠…”这句歌词后就全没,是因为后面的歌词记不住.

破事年年有,今年最感动地.

这等的周末,陆一原计戈再回国要多睡睡,九点却被盛星一个给弄醒了,昏昏的脑壳就喊他到了网吧开黑.小兄弟你行不行啊,这走位哎,看哥哥我单身十多年的走位会不会非常风骚来第一滴血,陆一抽着烟笑眯眯的扯起游戏嘲讽着打败了第三个人头.

故事的主人公应该是这衣品很简单,戴著金丝框眼镜,白白净净爱打游戏让父母感到头痛一看应该是个养尊处优的主儿陆一了.

老板,给我哥这些万年单身狗来十个妹子降降手速,盛星嘴角带着微笑地喊着.所有的网吧安静过去,盯着二货完全不一样的看着远处陆一和盛星.

长版简介:

陆北辰,身份高贵又神话般,他是国际最炽手的人类学法医,是令罪犯无所遁形的高智商博士,是蛛丝蚂迹都逃但他那双毒眼的权威“尸译者”,是被高检机构誉为最难邀请的高冷男神级专家教授,是赫赫有名“北辰基金”的600400红豆股份人。

他有着跟北深一样的的脸,却,也不是她的北深。

***

有人告诉我陆北辰太理性,血是冷的;

都说陆北辰太后果,而且真理只手中掌握在他的手中,他仅用一把刀就能将人从颌下正中到耻骨联合给剥了毫无痕迹;

也有人说,陆北辰心里仍然藏了三个女人,一个伤他至深的女人。

一件件衣服骇人听闻的血案,桩桩件件离奇最难解的案件,惊险万分饿殍载道,她的世界继续平静,他却从容平静条分缕析去寻找真相,警告她:“你最好是精明些,我不打算会有一天亲手为自己开棺验尸。”

他不是北深,北深的手并非冰的,北深的眼又不是凉的,他却用解剖刀抵着她的胸口说:“已来不及你这个没心的人。”

两年的笑换五年的痛,侵蚀他的不止是孤寂?于她,他只不过她的陌路相逢,于他,她却他不曾挥去的旧梦。

***

陆北辰时刻会让她被卷入错觉,熟悉的背影,及熟悉的脸庞,然后把她便窒息。

他却问:“若是辜负,又何必痛心?”

但在某一天,有人告诉了顾初,不要我相信陆北辰,因为他,也不是陆北辰……

***

被青春高僧的是爱情,被爱情充军的是青春。

 

片头:

蓝安夕望着满桌子丰盛的晚餐,都是柯北辰爱吃的,是她亲自做的。

今天,是她与柯北辰相识三周年的纪念日。

巳经是晚上八点钟了,柯北辰还没有过来。

安夕咬唇唇,结果拿过手机拿起了柯北辰的,那边响了几声才接起。

“安夕,我今晚公司义务加班,你先吃先睡,你不等我。”

“哦。”淡应了三个音节,安夕只觉喉头一哽,再多三个字也说不上来,而后挂断了。

身子微颤。

安夕愣愣的又看了看八卦新闻里的柯北辰用餐的餐厅照片,深呼吸,再深吸气。

柯北辰,他仍旧那就骗了她。

片断:

9月25日,晴转多云转暴雨转龙卷风转暴风雪!

特么我的心情现在就跟这天气差不多!你这该死的的鼹鼠!是窜进地里出不来了吗?再不回去!我要嫁出去了!

萧伊然在键盘上噼哩啪啦一顿猛敲,敲出一段激愤的文字,心中火气未消,心堵脑堵周身上下都堵得要爆炸,再也打不出三个字了。

拿过桌上那瓶水,咕咚咕咚猛灌,电脑打开一个叮嘱,四爷回复了你的日志。

她点开仔细看了看,三个贱贱的的头像,一个贱贱的的人,逗逼地解除了一句:今天明明艳阳高照,哪来的龙卷风暴风雪?

她将水瓶一扔。

我这一肚子火正没处被燃烧,你个杀千刀的往刀口上撞是吗?还没有龙卷风?也没暴风雪?好!十三姐我让他你知道什么是龙卷风!什么是暴风雪!保证让你沉醉其中!销魂蚀骨!永生难忘!

她站在窗边,外面几点零零星星灯光,茁壮的花木在暮色中糊了模糊不堪的暗影,一些晦暗不明的枝绊更让她的心焦躁不安。

眼前现出出一张笑得相当欠揍的脸来,一跺,她拿上车钥匙冲入了房门,面无表情走过客厅,慢慢行走间一股凛然气势,视沙发上坐着的四个人如无物。

“丫头!”她的父亲萧城显站了站了起来,恼怒女儿这骄横的态度。

她头也不回,边走边喊,“你们谁比较喜欢他,谁就去下嫁他!要我嫁,就算抬我的尸体去……”

不断尾音未完,人早消失不见了,门“砰”地一响。

萧奶奶抚着脑门摇头叹气,“当初说了让她考警校,不想她考警校,你们偏都不听,听一听,先听听,张嘴闭上嘴巴尸体尸体的,哪里有半点姑娘家的样子!”

萧城显和妻子对望数眼,也唯有叹息。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鑫创者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ongqingji.com/2767/

作者: songqingji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5232265255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09689352@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